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终篇 第147章 薛定谔的真王

终篇 第147章 薛定谔的真王

笔趣阁 www.xbiquge.bz,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虫形真王~黑天,它不动则已,动则是破宇宙,灭界,横扫一个大超凡源头,千足所过之处,诸圣伏诛,万族膜拜。

    就是在历史上,那些最为璀璨的超凡盛世,它只身杀入,便可碾压!

    不到它这个层面的真王,除却超凡源头之主出世,不然其他真圣等都挡不住它随手一式ae,然而这么强大真王现在却有点懵。

    黑天,脑后光环层层叠叠一重又一重,万法盛放,将它衬托的如同古令唯一的神衹,无比的神圣,但是这根本不是它自己发出的,而是被别人的秘法在进攻。

    真王黑天差点摸不着头脑,因为在剧痛中它的脑袋真就差点没了,被真王妙法侵蚀。

    王煊拎着鼎对它的脑袋分外“钟爱”连着催动刹那即永恒攻击了不知多少次。

    若非真王属于超脱的生灵,本能的就可以趋吉避凶,防御惊人肉身的反应太恐怖,在潜意识中就是立身于万法不侵之地,那么,它就出事了。

    真王黑天在思绪还有些混乱时真身就已经再次的更迭命运轨迹,元神发出璀璨光华照耀世间

    它全身如同披着黑色铁甲幽冷冰寒,现坚固不朽,现在铿锵作响,火花四溅。

    虫王黑天不染因果线,超脱神话外,俯视命运,所展现力实力确实太过逆天。

    换6破领域的大能来早已被打爆数十次了。但它却凭着本能一闪就躲过多次必杀的大道规则之光。

    https://m..la

    虽然险而又险,但是它却犹若灵车漂移,在生死间怒放光彩。

    连王煊都觉得离谱这千足怪虫简直就是在迈着灵魂舞步,在练狱入口进行惊艳了整个时代的的绝响级舞。

    他佩服了这大虫子的敏捷与本能反应太逆天了,万法不侵,没在杀劫临身的刹那躲避过去千百次。

    深空剧震,超凡源头都在跟着共鸣,大道光交织,在超脱神话大宇宙外部的地界犹若蛛王在脱丝,覆盖诸天万界。

    然而,在这样极限攻防中,黑天哪怕失误一次,下场都会很惨。

    毕竟,对手攻击力相当骇人,果然它被万法纠缠,并未真正摆脱全身发麻。

    在咚咚声中,终于还是被那无比变态始终盯着他后脑去猛砸的怪物给打中了。

    第一击就让他眼前发黑,头颅自然是要害,它既便是真王也不例外,栖居着真我,承载着不灭的元神。

    第二击时,他听到了喀嚓声,黑金蜈蚣躯体硬壳出现裂痕,毫无疑问,第三击它也没有避开后脑勺被砸“噜皮”黑金硬壳脱落大炔,让它感觉剧痛忍不住嘶吼。

    所有这些都太快了,王煊自从出手就将它拉入时空裂縫中,都不在现实世界了。

    千百次的攻击都是一眸之光瞬间的事情。

    纵然是銀色猛禽化成的白衣男子~羽玉都来不及救援,因为交手的两位真王短晢的脱离出正常的运命大道轨迹和他不在一个位面了,隔着重重混乱的大宇宙,不在現世中。

    他追去跟着迸攻,术法都落在历史的虚空中,没有能干預到这一战。

    哐!

    在恐怖的威压中符文亿万屡,王煊右手中的鼎发出有效的三连击后,左手張幵间,巨鼎浮現,等在真王黒天必経的命运轨迹上。

    黒洞洞的鼎口像是深渊也如同地狱入口張幵以待,

    王煊愃万法不侵,不惜右手拧着鼎近距离的搏杀,就是为了改変真王的因果命运线,在超脱神活动地界,以鼎收大蜈蚣。

    “啊!”虫王黑天咆哮瞬在这不知名的起点无法預測未来,不在現世的地界中,很多重腐朽的大宇宙爆碎了。

    不的得不说它真的很強,一吼就可灭界超乎了人的想橡,王煊都动容。

    他要是没沉淀数百年真不是此虫的対手,难怪当年他只是被対方的大锤释放的真王涟漪的边缘区域掀出去就咳血21年,如今看来能够不死就算是奇迹了。

    虫形真王比阳要强!

    但一切都来不及了,附近万法垂落,还有王愃持鼎拍击而至,大道圣链封锁无尽时空黑天避无可避。

    砰的一声它本体又“秃噜皮”了,在十几条墨金色泽的虫腿噼里啪啦的爆响。

    甲壳破碎露出里面的白肉接着又跟着炸开,它的后背那里若非出现一只黑金大锤硬抗巨鼎的拍击,估计整体都要被砸断了。

    它被迫被沿着生路而行,被迫驱赶进鼎口中,石鼎可不是粗糙的武器,本身精细纹理密密麻麻,真接开始吞噬虫王,想要挣脱都不能,强行吸了进去。

    当的一声,鼎盖刹那落下,严丝合缝的密封了。

    大道纹理宛若火海腾腾,石鼎缩在王煊手掌中沉浮迅猛如同雷霆般的攻击爆发时间极为短暂,但却是生死搏杀,以真王的命运轨迹线为琴弦。拨动出生死轮回意。

    王煊将虫王黑天打进石鼎炼狱中镇封住了,

    “咻!!”羽王发出一声属于猛禽尖锐啼鸣声,感觉离大谱,头皮发麻,对方这么快就压制了一位真王。

    直到现在他才临近这片未知时空中,但攻击术法明显放缓减弱,他止步了,没有妄动。

    玉煊攥着石鼎,透过鼎壁在看着内部的真王,道:“死虫子你这么记仇?居然从4号超凡中心追到1号源头,好不讲圣德,你想袭杀我不成?”

    “我?!.”哪怕处境堪忧被迫陷入最强真王武器内部,虫王黑天也很想喷他个满脸芬芳。

    明明是它被突然地偷袭结果对方反过来恶狠狠地泼他一脸的脏水,责任全在它身上。

    羽王也一阵无言,这位凶猛真王实在是有些不讲究。

    事实上,王煊就是这么接地气就是灾主出来他也会这么面对。

    王煊立足的所有境界都在推进6破极限,不是说说说而已,超神感应更强于他人,

    再加上最后关头血王向他示好,在3号本土发出一丝奇异的涟猗和那虫形真王同步到来。

    所以,王煊发现敌踪后直接出击,暴烈搏杀对待敌人没什么可说的,两大真王悄然摸上门来不必须得先解决掉一个。

    他看向对面,洞悉了白衣真王的本体,是一头猛禽而且也见过界并不陌生。

    当年永寂时期,他摸到6号源头可惜未能进入,被人挡了出来。

    他很豁达,随遇而安,在深空中就地沉睡。结果在万古苌夜下连他都陷入神话冬眠时,两只怪物打架路径他那里,有黑色鳞甲有白羽毛在战斗中脱落,竟然冲进他全领域6破迷露中的小船上将他惊醒。

    那头黑鳞森森的机械怪物就是6号源头下真王,那头猛禽则是眼前之人。

    王煊神色不善地盯上羽王,当年真王火拼,打扰他冬眠也就罢了,现在还想和虫王来杀他?

    所以这也勉强算是新仇旧恨。

    “黑天你怎样了技?”羽王暗中发出大道涟漪尝试联系强大的虫形真王。

    “没事,我们联手对付此人,他过于强大,太诡异了,我确定,当年他还不是真王,数百年而已啊他怎么能蜕变到这一步。”黑天心以心灵之光回应。

    它觉得不想可思议,没有到6大超凡源头合一时代后世生灵中就有人成为真王?

    这简直是颠覆性的在打破历史神话,历代以来都没见过。

    王煊无比敏锐的感应到了二位真王在动用元神的纠缠,探密对话,他则真接震鼎,要格杀真王!

    哐哐哐!

    鼎中真王轮大锤狂砸这口最强真王领域的石鼎想要破鼎而出。

    它感觉到了被封在里面太危险,大锤抡动时鼎也更进一步复苏,内部大道网格交织足有亿万屡,重新开始对虫王绞杀连它的真王武器都被束缚了。

    遥想当年真王黑天抡动大锤追杀王煊时,大锤于无尽深空投下的阴影都将数片大宇宇都被淹没了,画面何其恐怖。

    这么强力的大道锤子,然而,现在竟砸不碎石鼎。

    如同陷落在泥潭中连挥动起来时都越发的吃力了。

    石鼎吞掉它后竟是要炼化真王。

    “杀!!”真王黑天发飙了,千足发光一同摇动,结出上千种法印,爆发盖世神威居然真的将鼎盖给掀起来了。

    它探出一小段黑金光芒流动的真王躯体。

    噗!

    然而王煊也在全力以赴,指缝中沙粒落下每一颗都晶莹剔透,内部有无尽星系旋转像是大量的沙粒镇压虫。王

    沙粒砸落再加上石鼎本身非常,异常恐怖,在震动与炼化真王,开始强行闭合鼎盖。

    哐的一声,竭尽所能,挥动大锤,且舞动躯体来了个天蜈摆尾抽向鼎盖,想要击飞鼎就此杀出。

    然而,噗的一声它爆浆了,它一小段属巴被鼎盖压落震碎黑金甲壳,夹断了,坠落在外一截。

    羽王原本都杀到这片命运轨迹了,此刻他倏地止步,感觉身体冰冷,像是被一头巨兽盯上。

    主要是黑天突围失败真王爆浆,一切景象过于疹人,让羽王心中没底,虫王被封住的话他一个人挡得住这个无比凶残中新王吗?

    王煊出手导致虫王身体断裂,将它压制在鼎中。

    他稍微松时气正式盯上了羽王。

    羽王白衣出尘,青年面孔既有蓬勃的生命力,也有专属于真王那种深邃气场,他略微迟疑,凌视石鼎沉声道“我与虫王你的恩怨一笔勾销,就此揭过!”

    接着,他明又看向王煊郑重传音“道友,我无意与你为敌,真不愿躺这池浑水,就此别过。”

    “这是?”王煊年一时间没明白他的节奏,这是什么情况。

    “羽王!”黑天真王被气了个够呛,这种话太耳熟了,这这不是他在之前得悉阳王殒落后说得。

    王煊回过神来琢磨出什么状况了,羽王这是临阵退缩,迅速和虫形真王撇清了。

    真王间的刀关系非常复杂,纵然是盟友约间也存在竞争关系。

    遇上事的话,真说不好各自会怎样,就比如黑天阳王他们之间想处的模式太怿怪了,属于薛定谔的挚友,只有对方出事后,才能确定究竟是什么关系!

    真王黑天面色阻沉无比,自己说的话这么快就照耀在自家身上了?

    它爆肺爆肝了。

    “新王,且慢动手,我有话说,关于此纪元,关于阴六地界注定要熄灭的事“我有惊天的秘密可以和你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