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斩龙 > 第1831章 1832 我这一关,不好过!

第1831章 1832 我这一关,不好过!

作者:金元宝本尊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bz,最快更新斩龙 !

    忽然,郭老大咦了一声继而倒吸冷气,一把拉着我手指向远方!

    望远镜中出现了几个正在下直升机的道士。

    没错!

    就是道士!

    穿着最朴素的青衣道士。

    沙姆巴拉基地出现道士影子,确实叫人跌破眼镜。

    几个道士,我认识其中两个。

    锁龙井大战,简铁血带来的混元巾和五雷巾。

    混元巾和五雷巾已经够老了,但在他们身后的两个道士,却是更老。

    老得都快走不动路!

    “邵健的师父。元航。”

    “张承天叔公。张归真。”

    我暗地里吃惊不小。

    这两个人,可是全真正一最高辈分没有之一的道门大咖。

    虽然现在被叫做道尊的人是张承天,但堂堂道尊的张承天今天却是没露面,连拎包小弟都当不了。

    由此足见元航和张归真的身份有多高。

    我这一关,不好过!

    人群中没见到顾大耳朵和简铁血,出乎我的预料。

    简铁血还在养伤上不了高原情有可原。

    顾耳却是没见着,叫我生起一缕不祥预感。

    青城山初见,顾耳的身体就不太行。蟒山再见,他同样也是强撑硬挺看完无人机实战。

    还有吴祖荣说过的那些话,我心里一阵阵揪着的痛。

    人这辈子遇上伯乐的几率太低。

    我很幸运,遇见了两个。

    一个王晙芃,一个顾耳。

    我和顾耳分属不同的时代,却有着同一个愿祖国强大的梦想。

    理想永远年轻,热血永远滚烫。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顾耳对我的那十个字。

    光荣于平淡,艰巨于漫长!

    “做完了?”

    “做完了!”

    “真做完了?”

    面对俞慕华的二次逼问,我肃穆回应:“请俞总验证。”

    俞慕华嗬了声,神态轻漠:“有北岳在,我可不敢说验证。今天这么多大国士过来,让他们来验证你的成果。”

    “是!”

    俞慕华眼神凝肃看着我,欲言又止,当先走人。

    “童师!”

    “到!”

    “我听说你开了先例,准许基地人员抽烟喝酒?家属探望?”

    “报告北岳。是我干的。”

    俞慕华身畔,过年猪秦靖冷漠叫道:“你还有脸说。敢开先河……”

    “请北岳处分。”

    不等到过年猪发难,我一句话就堵死他的后续:“这是我的检讨书。扣除捉刀人补助申请。请您过目。”

    基地人员抽烟喝酒,当然是我准许的。

    允许基地人员家属探望,同样也是我开的先河。

    正是有了这两条,沙姆巴拉基地一改死气呆板,工作进度一日千里突飞猛进。

    至于其他诸如下班之后各个队伍进行的各种联谊赛,也是我干的。

    组织男女非诚勿扰相亲配对大会,同样也是我干的!

    这一个多月,我这个基地老大童太守共计乱点鸳鸯谱六次!

    秦靖一双蛤蟆眼珠子看着我的检讨书,冷笑开口:“自罚三杯?你童师……”

    “北岳不满意,我再自罚一杯。”

    紧盯秦靖蛤蟆眼,我右手一扬。

    刷的声响起处,我的左手中却是多了一张A4纸:“这是我的辞职报告。我不干了。”

    这话出来,俞慕华愣在原地满是震惊。

    秦靖眼睛再凸三分,大脑宕机,一时间完全无话可说。

    现在的过年猪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但他的逼格比我高,知道的秘密比我多。这是我唯一不如他的地方。

    “童总,北岳只是善意的提醒您,您怎么可以用辞职要挟组织?”

    扣我这顶大帽子的,当然是我的同学,过年猪的大秘于宵石。

    “报告北秘,在龍耀捉刀期间,共计有八十人死亡。”

    “在我捉刀沙姆巴拉基地期间,死亡人数零。重伤人数零。”

    身为过年猪大秘,于宵石自然要为过年猪肝脑涂地冲锋陷阵:“童总的意思是说,这都是你开辟新举措的结果?”

    “当然!”

    我故意在于宵石面前点上烟:“对了。既然北秘都说了,那我就遵照北岳命令,从现在开始,禁烟禁酒!”

    “待会,谁敢在我这里抽烟喝酒,一律拿下,顶格处罚!”

    “谁敢再我基地里谈恋爱,一经查实,即刻枪毙!”

    轻漠挥手,下达命令,即刻生效。

    命令前头,当然必须要加上北岳二字。

    于宵石面色骤变,挤出几许微笑再不敢吱应。

    于宵石被我打成哑巴,过年猪又开始粉墨登场,三言两语化解我的攻势,再撤回命令,继而话锋一转:“童组长。听说你干得不错,我今天就是代表联办来对你的工作进行全方位评估。”

    “希望你经得起联办的检验。也不要辜负天二天三天四对你的重托。”

    我嗤了声,扬起A4纸:“麻烦秦总把我辞职书批了。”

    过年猪老脸一沉即刻发飙:“童组长这是想要提前逃避……”

    冷不丁的远处一个振奋声音传来:“童板板。钢琴老师要见你。马上滚过来。”

    我眨眨眼,眼神大动,冲着秦靖冷漠一笑:“我不逃避。不合格我继续干,合格,我就辞职。”

    不待过年猪回应,我抽身就往后方跑。

    “钢琴老师。我来了。”

    第四架直升机下,钢琴老师抖抖索索扯下氧气罩,几乎不敢相信他自己的眼睛: